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andin-liu的个人主页

国际专业芳香疗法治疗师,在这里你可以咨询你想要了解的问题,也可以只打酱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朋友常说我是生活白痴,简单的严重,什么人都相信,因为我相信,人本善良。 我是个不算漂亮的女人,拥有一些骄傲和清高。骄傲,因为我是目前为数不多的国际芳香疗法治疗师。清高,因为我不愿与人争斗。不是我不想,是因为它不值得。生活中朋友更重要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檀香  

2010-05-20 14:20:49|  分类: 闲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 我向来比较喜欢檀香,小时候爸爸的书桌上总是放着两个檀香木的书正,经常在爸爸的书房做作业的时候,边做作业,很是开心,边玩着檀香木,闻臭着那迷人的香味,让我记住了檀香的味道。。

      后来慢慢长大,经常会在春节的时候去离我们家很近的一座寺庙给方丈拜年(爸爸的好朋友),每次离开时,方丈伯伯都会给我一串檀香木的手珠,而且还给我说,“乖女,一定要带着的哦,好好注意身体。”上大学后,因为学习比较重,而且爸爸也退休回到了市区里,那以后就很少再去寺庙拜访方丈伯伯了,去年回家的时候,妈妈给我说,她们春节的时候去了方丈伯伯那里,伯伯还给了她们檀香木的手珠,也一直很关心我现在的情况,叫我如果回家一定要他那里玩,他很想念我。但因为上次回家的时间比较短,没有时间去看方丈伯伯,希望他好好的,毕竟也快 80岁的老人了,真希望他能长命百岁啊。

   在山东的时候,因为我用七轮能量的精油涂抹在脸上,帮助我集中我的注意力,同时也提高我的免疫力,结果和同学一起去玩的时候,同学问我“你用檀香了。”我错愕了一下,“是啊,但不多哦”“我很喜欢檀香,不光它可以催情,还因为它的味道让人迷醉啊。”看着他那陶醉的样子,我都担心他开车的安全系数了,不过还好他技术不错。今天在早上在看春节前买的温佑君老师的新书《温式效应》的时候,在书上看到温老师专门写了关于檀香的篇章,小女人我不敢独美,故将全文摘录下来,和大家一起分享。

      在分享之前,我想大家似乎还是应该了解一下檀香精油的一些相关知识,大家知道sandin我本身就是专业的芳香疗法师,所以呢,我们还是先来看看檀香的一些精油疗效吧,这样不至于看温老师的文章晕呼呼的。

檀香木:sandalwood

关于檀香木植物:檀香木为常绿树木,有绒毛的叶片和粉紫色的小花朵。

产地:印度、斯里兰卡等

植物科属:檀香科

萃取方法:蒸汽蒸馏法

萃取部位:木心

香味:非常香甜、温暖、柔和、厚重的木香味

主要化学成份  :70—90%a—白檀油透醇、檀香酯、以及龙脑等。

作用:用在身体:檀香木精油对生殖泌尿系统有特别好的功效,对泌尿系统的感染病症具有非常好的消毒杀菌功能,同时对肺部的病症也有显著功效,对膀胱炎、不孕、阳痿、恶心、鼻塞等问题;

用在精神:针对因压力引起的失眠、记恨、忧郁、孤独以及性冷感都有很好的帮助;

用在皮肤:是很好的男女护肤保养品,特别是针对干燥缺水性肌肤的保养如缺水老化、粗燥乾裂、油性皮肤的保养品,此外它也常用在男性剃须膏、剃须水是制作上等。

相配搭精油;安息香、佛手柑、柏树、快乐鼠尾草、乳香、天竺葵、茉莉、薰衣草、柠檬、没药、玫瑰、紫檀、缬草、依兰、苦橙。

专家提示:非常安全,没有毒性、刺激性、皮肤敏感性的报告。

好了,大家一起来欣赏温老师的《白檀如月》吧。

    刚开始教芳疗的时候,最怕讲檀香。这种文化连结过深的植物,很容易让人对号入座,意识就没树木启发的空间了。我甚至碰过学生信誓旦旦地报告,她观察的个案里,只要是佛教徒都喜欢檀香,而基督教徒就不能接受它,搞得我啼笑皆非。更棘手的是,所有的西方芳疗专书都是强调学名为白檀(santalum album)的檀香,是一种爱情灵药。我要怎么让一闻檀香便青灯古佛的学生们,体会它令思凡小尼【奴把袈裟扯破】的诱惑力?照本宣科了几年,这种教学冷感却在偶然间被一段诗句融化从那时起,檀香对我而言,才成为一种可触摸的香气。

    月光和檀香都无法抑止你身体的热度,不难知道,朋友啊,你心中受着爱情的煎熬。这是梵语诗学先驱谭丁,在第七世纪写成的《诗境》里引述的一段印度古诗。在印度传统医疗里,檀香一直以治各种热病闻名。诗人巧妙地把它冷却作用,与月光的冰冷联想在一起,除了足以烘托爱恋的炙热每页让檀香感染月亮一般的浪漫气息。尤有甚者,即使月光和檀香平息了恋人的如火列了,却也只是为受苦的心理埋伏了一个更大的陷阱。因为,体温消退之后,深情才要开始滋长。焚烧过的馀烟,正是爱苗最肥沃的土壤。

   有一个与月亮有关的场景,很能说明这个道理。张爱玲《倾城之恋》里面,写尽了爱情的各种温度,范柳原的忽冷忽热,只是一种被情人叮蛟后的瘧疾,白流苏不了解自己正是那一只蚊子,竟也跟着多嗦冒汗。而她第一次量到彼此关系的正确度数,是在浅水湾的酒店房中,听到范柳原从电话里问她:【流苏,你的窗子里看得见月亮么?】眼泪模糊中,我们和白流苏一起看尽人的欲望。那个褪去了礼教、自尊,如皎洁月光一样坦白无辜的欲望。一旦接受了欲望的正当性,就不必引爆整个世界、籍着瓦砾掩盖赤裸的自己。

    清冷而激越的月亮如果有味道,闻起来一定想镇静又萃取的檀香。而檀香的双面维若妮卡性格,往往会呈现出人意表的展演。有回跟着一团严肃拘谨的德国佬,到法国西南乡间做芳香植物的田野调查。随团的法语翻译,脸上老是挂着纳粹军官的神情。一日,这位女翻译突然因为生理痛昏倒在地,当时离最近的市镇也要一小时车程,于是我自告奋勇替她涂精油按摩。十分钟后她恢复看血色,接下来的一整天,都像褪冰解冻的生鱼片一样鲜活有弹性。晚餐时,她甚至跟大家聊起自己偷偷去参加德国版【非常男女】的经过。众人听得目瞪口呆,纷纷向我打听到底给她用了什么油!

   处理经痛并非檀香的看家本领,在这个个案里,扭转乾坤的其实是它利肾的功能。肾脏保持人体的酸碱平衡,调节阴阳,对应着伴侣关系,在快乐的伴侣关系里,我们追逐自己的阴影,拥抱自己的对立面,好成为个完整的人。疾病与苦痛,则来自害怕或逃避这种对于阴影飞向往。冯史坦堡在30年代的名作[蓝天使],就用慵懒浪荡的马莲黛德丽象征那个阴影,挑战道貌岸然的老教授。教授最后的沉沦,并不是因为自贬身价与歌舞女郎厮混,而在于他根本就鄙视自己的欲望。相反的,檀香赋予欲望神圣性,人不必再戴上扭曲的假面,不必切割自己存在的两面性,于是能拥有一对健康的肾脏,也舒缓了压抑欲望引发的各种痉挛。

  除了檀香,自然界还充满各种引动我们欲望的媒材。阿美族传说女人碰触了某种植物的叶片后,便会心痒难忍、渴慕情人的爱抚,除非整个人沐浴在月光下,否则不能解除魔咒。在密闭空调室内上网的都会女性,读到这个故事可能会忍不住发笑。但在冬季的花东海岸,寒风透骨,原住民朋友吟唱着古调,在舞蹈里模仿那种真诚的不安,这个时候从厚厚云层里钻出来的月光,像大理石一样重重投向你。捧着理性的碎片,当下谁都会承认:拥有那种穿透皮肤、结结实实的欲望,才是幸福。

    要理解檀香的水火同源,必须先认识倍半萜醇的奇妙属性,因为檀香精油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这种大分子。碳原子增加之后,倍半萜失去单萜醇的抗感染力,但却提高了滋补性。就像热血青年变成太平绅士,冲动的痴心渐渐化为坚定的等候。所以,以倍半萜为主的精油,像是广藿香、胡萝卜籽、岩兰草以及檀香,全都带着一种低调的温柔,守护逐渐老化的肉体。檀香的催情,因此不是血脉喷张的亢奋,而是深思熟虑的觉醒。它让你听懂禅宗三祖僧灿大师的训示:缘有是非,纷然失心。于是挺身迎向每个细胞传来的呼喊。

   同样不时召唤我们的,还有清澈的月光,我永远不会忘记在摩洛哥留下的一个印记。为了赶回乌尔扎扎特,吉普车颠簸于深夜的荒山野岭,平日积压的情绪几乎要跟胃一起翻出了。突然,同车的芭芭拉尖叫:“你看!那是什么!”我扭头探出车窗,只见幽暗地平线上,端坐着一朵硕大无朋、分不清眉眼的银白色山茶花。我们忙让柏柏而族的司机刹车,跳出车外,才发现是“山月不知心理事”,一派天真地准备爬上天际。那无邪的光影,使人瞬间恢复对地老天荒的信心,愿意重新把自己交付出去,不辜负每一次猛烈的心跳与沉重的呼吸。

    然而,多半的时候,人们还是畏惧这种义无反顾的,只要想到再美飞月华,都是日照的反射而已,那些独立的心灵便不免恐慌。相同的,许多学生都不敢相信,“能断一切诸障”的檀香,自身竟是一种寄生树。他们透过根部吸盘,从寄生主植物的根部获得养分,这种寄生方式叫做根部寄生或是半寄生。便面上看起来,这些高大十五公尺的常绿小乔木“终不与世间共争”,而在根深蒂固之后,他们其实无法离开寄主自行生存。就连檀香的精油也充满吸附力,所以印度人在蒸馏玫瑰、茉莉等昂贵花朵时,习惯先在冷却桶里注入檀香精油,以捕捉飘渺的花魂。

   我们害怕如檀香或月光一般的存在,以为那会使自我沦陷。因为分不清沾粘和依存的差异,所以深深忧虑那些欲望到头来只是一场无谓的牵拌,其实,寄生与反射也不过是眷恋存有的一种方式。檀香的寄生与榕树的绞杀不同,它不会悄悄霸占周围的养分,然后亲密缠绕其它植物一、两年,直到对方窒息。檀香只是羞怯依靠,不离不弃。而檀香对寄生的选择也没有明显的规律性,有的根系发达、质地柔软,有的树种却表皮硬薄,看不出有什么可图之利。可见,檀香多的寄生应该不是一种贪求或攀附,它只是从关系中认识自己的软弱与无助。

    由于诚实面对生命中的缺憾和渴求,檀香反到无入而不自得,在所遭逢的任何对象身上,找到滋养自己的力量。也是在这种条件下,它的心才暗暗积累出一种包容一切的香气,调香师总爱拿檀香 当做“定香剂”,因为它本身没有侵略性于排他性,还能帮助那些微弱调油如晚香玉者安定下来。印度人更相信,所有接近檀香的东西,都会变得如它一般的芳香,宛如加入真理的行列。因为那神圣的存有者,觉不会放弃它神圣的本质,遇上百万个邪恶者也依然故我,就像檀香即使被毒蛇盘踞,也不会停止送出冷香。这本是个毒液与花蜜共存的世界,檀香不忧不郁,吸闻了檀香是人也不再忧郁。

   我曾经连着几年夏天带学生去普罗旺斯,在一座芳香庄园里研习地中海型气候区的精油植物。庄园的女主人是挑剔而神经质的“修行者”,一切事物都要按她的规矩进行,令人头痛不已。如果不是那座庄园太美,我每回 都想转移阵地,再也不要跟她打交道。最后一次造访的时候,刚开始一直不见她旋风般的身影,大家简直是举手称庆。后来听说她病了,心理不免有些挂念。离开的前一天,她终于出现在大家面前,虽然身形微弱,却还是指东划西到处发号司令。

   我就我的一颗心慢慢往下沉时,女主人过来给我一个拥抱,并在我耳边轻轻说了句“再见了,我的朋友!”她的声音给我一种预感,这大概是我们此生最后一次见面。那天晚上,我在她心爱的花园里细细打量每一株植物,而天边的一轮明月,就像她的脸色一样苍白。我突然明白,少了那个难缠的女人,这些植物再也不会那么馥郁茂密。是她对这个世界的浓烈欲念,浇灌出着整座生机蓬勃的庄园。我们离开法国后不久,就传来她去世的消息。由于她是超觉静坐的信徒,她的家人把她的骨灰带到印度,在檀香的焚香中,让变幻莫测的人生融入万古长夜的恒河里。

    有次搭乘荷航飞法国,一上机就昏睡,本打算混过漫长的空中囚禁,不巧在夜半时分被乱流晃醒。电影很难看,读书太费眼,只有望向宇宙黑洞似的窗外发呆。看着看着,突然瞥见“神隐少女”里的那双白龙,在一片虚无之中窜动。那是什么?这幅奇异的景象,把我散漫的视线束成天行者路克的光剑,得到前所未有的照见。原来,沉静理性的大地上,奔流之河仍像欲望不肯停歇。明月揭露了这个秘密,使那道蜿蜒的银箭直直射入人们漆黑如夜的心灵。我一时无法承受美景的暗示,忙乱地转移自己的注意力。在银幕上寻找位置所在时,发现飞机刚刚经过的竟是印度——那个檀香的故土,欲望的原乡..........

   总算是摘录完了,不然我会累死的。每个人都有对香味的独特见解,而檀香带给我的更多的宁静祥和,当然还有依靠和唤醒最原始的欲望。它给我很多美好的回忆,也给我一些伤痛。父亲去世时,妈妈怕爸爸在地下写字时没有人帮他压纸,所以把爸爸最心爱的檀香压纸也一起火化了。很可惜啊,我是那么的喜欢那对纸压,可惜了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